譯雅馨10年翻譯品牌,20000家企業(yè)見(jiàn)證的深圳翻譯公司
文件翻譯

文件翻譯

10年專(zhuān)業(yè)筆譯品牌?

陪同翻譯

陪同翻譯

10年數萬(wàn)場(chǎng)口譯

證件翻譯

證件翻譯

專(zhuān)業(yè)留學(xué)移民翻譯

本地化翻譯

本地化翻譯

多語(yǔ)言網(wǎng)站翻譯

小語(yǔ)種翻譯

小語(yǔ)種翻譯

89種語(yǔ)言服務(wù)

當前位置:主頁(yè) > 翻譯語(yǔ)種

羅馬尼亞語(yǔ)翻譯

日期:2010-11-13 | 閱讀:
譯雅馨翻譯公司是廣東地區唯一一家羅馬尼亞語(yǔ)言翻譯服務(wù)公司。多年來(lái)我們已經(jīng)為全國有需求的客戶(hù)提供了標準化的羅馬尼亞語(yǔ)翻譯服務(wù)。公司制定了嚴格的羅馬尼亞語(yǔ)言翻譯流程。

    譯雅馨深圳翻譯公司是廣東地區唯一一家羅馬尼亞語(yǔ)言翻譯服務(wù)公司。多年來(lái)我們已經(jīng)為全國有需求的客戶(hù)提供了標準化的羅馬尼亞語(yǔ)翻譯服務(wù)。公司制定了嚴格的羅馬尼亞語(yǔ)言翻譯流程。依托公司標準化的質(zhì)量管理體系,譯雅馨翻譯公司已成為廣大客戶(hù)翻譯的首選。高質(zhì)量的翻譯作品、完善的譯后體系、耐心細致的服務(wù)態(tài)度使得我們贏(yíng)得了客戶(hù)的廣泛好評。找羅馬尼亞語(yǔ)翻譯就找譯雅馨翻譯公司。地道、標準。全國統一熱線(xiàn):400-8808-295

    羅馬尼亞語(yǔ)言介紹

    羅馬尼亞語(yǔ)屬印歐語(yǔ)系羅曼語(yǔ)族東支,既有羅曼語(yǔ)族語(yǔ)言的共同屬性,又因地域和歷史條件的影響,具有其特殊的發(fā)展軌跡。本文概述了羅馬尼亞語(yǔ)的形成和演變過(guò)程,著(zhù)重探討巧世紀之后羅馬尼亞文學(xué)語(yǔ)言的演變。

    引言:對于羅馬尼亞語(yǔ)形成和發(fā)展的不同觀(guān)點(diǎn)

    菲利比德(Alexandru Philippide )① 認為,羅馬人占領(lǐng)其他地區后,拉丁語(yǔ)被其占領(lǐng)地區民族的語(yǔ)音基礎同化,從而產(chǎn)生了羅曼語(yǔ)族各語(yǔ)言。這種對語(yǔ)音基礎的接納只可能發(fā)生在游牧民族開(kāi)始占領(lǐng)羅馬帝國領(lǐng)土,帝國統治和拉丁語(yǔ)的主導地位日益衰落的時(shí)期。按照這一理論,決定語(yǔ)言形成的是語(yǔ)音的變化,而不是詞法、句法的變化。除了語(yǔ)音基礎外,影響語(yǔ)言形成的另一重要因素是心理基礎,包括情感基礎。

    就羅馬尼亞語(yǔ)而言,民間拉丁語(yǔ)在當地原始居民語(yǔ)言的影響下,逐步形成了羅語(yǔ)的四個(gè)方言分支:

伏契亞羅馬尼亞語(yǔ)(dacoromana):羅語(yǔ)的最大一個(gè)分支,主要在羅馬尼亞、摩爾多瓦、烏克蘭、匈牙利、保加利亞境內使用;

麥格萊諾羅馬尼亞語(yǔ)(meglenoromana):主要在麥格萊諾地區,可能還有小亞西亞部分地區使用;

伊斯特洛羅馬尼亞語(yǔ)(istroromana):主要在伊斯特里亞半島、波斯尼亞、克羅地亞使用。

    普什卡留(Sextil Pu scariu )① 指出,這四個(gè)分支就語(yǔ)音、詞法、句法而言有很多共同點(diǎn),詞匯方面雖然差別較大,超越了方言的界限,但尚不足以形成獨立的語(yǔ)言。應該用哈什德烏(Bo 酗an Petriceicu Hasdeu )② 的說(shuō)法,稱(chēng)它們?yōu)榱_語(yǔ)的次方言。

    一個(gè)民族改變其語(yǔ)言往往意味著(zhù)一個(gè)新民族的產(chǎn)生。如果拉丁語(yǔ)被當地居民接納后未產(chǎn)生新的語(yǔ)言,就不可能產(chǎn)生當今各拉丁民族。在語(yǔ)音、詞匯、語(yǔ)法方面,羅語(yǔ)都具有羅曼語(yǔ)族語(yǔ)言的基本特征。

    最先提出羅馬尼亞語(yǔ)拉丁起源和羅馬尼亞民族羅曼屬性的是意大利學(xué)者布拉塞斯利尼(P . Braceislini )和比昂多(Flavio Biondo )。18 、19 世紀,西班牙語(yǔ)言學(xué)家潘杜羅(Lorenzo Hervas y Panduro)和羅馬尼亞學(xué)者(samuil Micu ) 米庫③ 、辛蓋(Ghaorghe Sincai )、馬約爾(Petru Maior )科學(xué)論證了羅馬尼亞語(yǔ)言和民族的拉丁起源。那時(shí)人們甚至常常將語(yǔ)言與民族的起源混同,導致對后者的論證缺乏科學(xué)性。

    哈什德烏認為,一種語(yǔ)言詞匯中各種成分所占的比例不足以說(shuō)明該語(yǔ)言的起源。就數量而言,羅語(yǔ)詞匯中斯拉夫成分比拉丁成分多了近一倍(拉丁語(yǔ)20 %、斯拉夫語(yǔ)40 %、土耳其語(yǔ)20 %、其他20 % )。因此他提出,決定羅語(yǔ)起源的不是詞匯中不同成分的比例,而在于詞頻。

塞凱(Mirela seche )在《 羅馬尼亞詞典學(xué)簡(jiǎn)史概要》 中也指出,以上統計只考慮了詞根,如果算上衍生詞,比例則大不相同:拉丁語(yǔ)45 %強、斯拉夫語(yǔ)35 %強、土耳其語(yǔ)7 %強、希臘語(yǔ)6 %強、匈牙利語(yǔ)少于6 %。對此問(wèn)題,其他學(xué)者后來(lái)還做過(guò)更為細致的分類(lèi)和統計。

    研究表明,羅語(yǔ)中拉丁詞匯的使用頻率高達80 % ,與法語(yǔ)持平,大大超出其他成分。這曾被認作羅語(yǔ)拉丁性的最有力的證據,因為語(yǔ)言中最常見(jiàn)的成分必定是從最古老的詞源中繼承下來(lái)的。

    運用統計的手段來(lái)探究語(yǔ)言起源難免有失偏頗。羅語(yǔ)的拉丁起源不是量的間題,不能通過(guò)百分比來(lái)認定它在何種程度上屬于羅曼語(yǔ)族。同屬羅曼語(yǔ)族的各種語(yǔ)言中,不能說(shuō)某一種語(yǔ)言比另種語(yǔ)言“更拉丁一些”,而只有“是”或“不是”兩種可能。因此一味追求語(yǔ)言的“拉丁性”,試圖通過(guò)證明語(yǔ)言中更多的拉丁成分來(lái)使語(yǔ)言更“純粹”是錯誤的。

    比較語(yǔ)法學(xué)建立之后,人們開(kāi)始從詞法的角度探討語(yǔ)言的起源。20 世紀初,梅耶(Antoine Meillet) ① 和菲利比德指出語(yǔ)法形式是語(yǔ)言中最穩定,話(huà)語(yǔ)中最常見(jiàn)的要素。它體現人的思維模式,很難消失或被取代?,F代書(shū)面羅語(yǔ)中只有呼格詞尾-o可以確認來(lái)自斯拉夫語(yǔ),其余均來(lái)自拉丁語(yǔ)或是基于拉丁語(yǔ)的衍生。不少人提倡語(yǔ)言可以有多個(gè)起源,但這只對詞匯適用。對于詞法和句法,語(yǔ)言的起源是惟一的。

     羅馬尼亞民族和語(yǔ)言的緣起

羅馬尼亞多數考古發(fā)掘在1949 年以后開(kāi)展,之前對羅馬尼亞民族起源的判斷多為假設和邏輯推理。對羅馬尼亞民族產(chǎn)生的地域有四種不同的觀(guān)點(diǎn):

    1 .純粹是達契亞羅馬尼亞人在多瑙河北岸的延續,沒(méi)有來(lái)自南岸的移民;

    2 .是達契亞羅馬尼亞人,伴隨著(zhù)南岸移民的遷人在多瑙河北岸的延續;

    3 .達契亞羅馬尼亞人原先并不居住在多瑙河北岸,而在中世紀后期由南岸遷人;

    4 .在匈牙利占領(lǐng)特蘭西瓦尼亞之前,羅馬尼亞人才遷徙到達契亞領(lǐng)土。

    捷克學(xué)者吉萊切克(Konstantih Jireoek )① 為解決此問(wèn)題做出了最早的貢獻,他確立了羅馬尼亞民族產(chǎn)生地域的南部邊界,即被稱(chēng)為吉萊切克線(xiàn)的巴爾干半島拉丁語(yǔ)區和希臘語(yǔ)區的邊界。他指出,羅馬尼亞民族只可能產(chǎn)生于多瑙河中下游的拉丁語(yǔ)民族區,而不可能產(chǎn)生于巴爾干半島的希臘語(yǔ)民族區。同一時(shí)期,羅馬尼亞學(xué)者拍爾萬(wàn)(vasile 件rvan )② 也獨立提出了與其基本一致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    公元271 年,羅馬皇帝奧萊里安將達契亞的羅馬人遷移到多瑙河南岸,并建立了達契亞一奧萊里安行省??脊虐l(fā)現表明,羅馬帝國撤離巴納特、奧爾特尼亞和特蘭西瓦尼亞地區時(shí),離開(kāi)達契亞行省的只是軍人、職員和富人,大多數下層的貧民則留了下來(lái)。盡管達契亞僅僅被羅馬帝國統治了165 年(公元106 年一公元271 年),但是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大多數已經(jīng)被羅馬化。     以此推斷,羅馬尼亞民族③ 產(chǎn)生于多瑙河兩岸,從諾維薩德一直到多瑙河人???,都有羅馬人的后裔。

    拉丁語(yǔ)和古代羅馬尼亞領(lǐng)土上的美西亞一達契亞方言(1 一3 世紀) 羅語(yǔ)的形成要到中世紀初期才開(kāi)始完成,其前提是羅馬人對色雷斯人、葛特一達契亞人的征服和拉丁語(yǔ)對色雷斯一達契亞語(yǔ)的逐步取代。公元106 年,圖拉真通過(guò)兩次戰爭占領(lǐng)了達契亞,并于公元107 年將其變?yōu)榱_馬帝國的一個(gè)行省。他在多瑙河兩岸修筑城堡和防御工事,之后逐漸發(fā)展為城鎮。行省內部,一系列城鎮也隨之建立,并成為羅馬化的中心。達契亞本地居民被從上層社會(huì )基本清除,而下層人口又因為戰爭而銳減。為了開(kāi)采行省境內的金礦、鐵礦、鹽和大理石,帝國從其他行省遷來(lái)許多官員、礦工、軍人和商人,但是不少城鎮仍然有達契亞人居住。羅馬人對達契亞和美西亞兩個(gè)地區統治的結果是:建立了城鎮生活并確立了城鄉經(jīng)濟中的奴隸制,操拉丁語(yǔ)的商人與當地居民的交往日益加強。從公元271 年哥特人人侵到公元602 年的斯拉夫人人侵,奴隸制趨于解體,氏族制度重新恢復。但當地居民仍保持著(zhù)農牧業(yè)生產(chǎn),并非回到了原始公社。
3 世紀以后,拉丁語(yǔ)形成了比利牛斯一阿爾卑斯和亞平寧一巴爾干兩大方言區。有些學(xué)者認為后者應被稱(chēng)之為亞平寧一巴爾干一喀爾巴降方言區,因為它還包括達契亞地區。羅馬尼亞著(zhù)名語(yǔ)言學(xué)家羅塞蒂(Alexandru Rosetti )① 對巴爾干拉丁語(yǔ)的定義是:巴爾干半島和達契亞所有被羅馬化地區所使用的拉丁語(yǔ)。

    拉丁語(yǔ)向羅語(yǔ)的轉化從3 世紀就已開(kāi)始,但起先并不明顯。因為一直到4 、5 世紀,美西亞一達契亞居民與多瑙河南岸的羅馬行省仍保持著(zhù)密切聯(lián)系,說(shuō)純正的拉丁語(yǔ)。因此我們將羅語(yǔ)的形成期確定在5 世紀。4 世紀之前,基督教在上、下美西亞的城鎮中的傳播對語(yǔ)言的形成有重要影響。從4 世紀開(kāi)始,基督教成為受保護的官方宗教,并且在農村居民中傳播。

    成為羅語(yǔ)基礎的民間拉丁語(yǔ)是一種獨立的拉丁語(yǔ)方言。它有特殊的語(yǔ)音、詞法、句法,與意大利南部方言有很多相似之處。公元3 世紀,民間拉丁語(yǔ)的長(cháng)元音消失,只留下短元音,有些可能比現代羅語(yǔ)的元音更短,類(lèi)似于現代意大利語(yǔ)短元音。古典拉丁語(yǔ)的重音位置由倒數第二個(gè)音節的元音長(cháng)短來(lái)決定,沒(méi)有辨義作用。而民間拉丁語(yǔ)則不同,如第三人稱(chēng)單數的直陳式現在時(shí)和簡(jiǎn)單過(guò)去時(shí),重音位置具有辨義的作用。

    民間拉丁語(yǔ)與古典拉丁語(yǔ)的最大區別體現在詞法方面。民間拉丁語(yǔ)中,詞法系統被簡(jiǎn)化,更易為占領(lǐng)區人民接納。如古典拉丁語(yǔ)中單數名詞或形容詞賓格詞尾的-m 消失;奪格則轉化為帶介詞的形式。這樣,主格、賓格、奪格的詞形區別完全消失,屬格和予格因不易與其他格混淆而保留了下來(lái)。從古典拉丁語(yǔ)中保留下來(lái)的還有以-e 結尾的第二變格法的名詞呼格,例如羅語(yǔ)中有Barbate ! (丈夫!) Doamne ! (上帝!) stapane ! (主人?。┑群舾裥问?。羅語(yǔ)的定冠詞直接由古典拉丁語(yǔ)的指示代詞和定冠詞ille ,-a ,-ud發(fā)展而來(lái)。與其他羅曼語(yǔ)族語(yǔ)言不同,羅語(yǔ)的定冠詞后置并與名詞相連(陽(yáng)性人名的屬格、予格例外)。與西方羅曼語(yǔ)族語(yǔ)言不同,羅語(yǔ)的屬格和予格不通過(guò)介詞來(lái)表達。當然,在方言和古代羅語(yǔ)中也有例外。羅語(yǔ)介詞a 和la 有時(shí)也用以表達屬格和予格,例如數詞的屬格或予格形式仍用a , la 引出。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羅語(yǔ)中指示形容詞后置的現象越來(lái)越多。 
 


 

上一篇:韓語(yǔ)翻譯 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
相關(guān)推薦

在線(xiàn)預約,獲取專(zhuān)屬優(yōu)惠報價(jià)
您的姓名
您的電話(huà)
翻譯類(lèi)別
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
與我們取得聯(lián)系
電話(huà)咨詢(xún)
免費熱線(xiàn):18038126442
關(guān)注微信
返回頂部